2012年1月9日

1/12《山谷--以牙還牙》紀錄片放映暨座談會

「拍攝貧窮的現實,才能讓觀眾預感未來。因為可能性只有在此貧窮當中。」(紀錄片導演之一山岡強一)

時 間:2012年1月12日(四)晚上7點開始
地 點:台灣海筆子 台北市林森南路120號地下室(近捷運中正紀念堂站4號出口)
電 話:02-2358-3115


主持人:許雅紅(台灣海筆子成員)
主講人:櫻井大造(台灣海筆子主創者/野戰之月海筆子(日本)主創者)
與談人:江一豪(三鶯部落自救會顧問/搬家工人)
郭家穎(樂生口述歷史小組總編輯/台大醫院精神科駐院醫師)
翻 譯:李彥(台灣海筆子成員)
報名方式:請預先email報名:haibizi.taiwan@gmail.com
參加費用:50元


在日本以及其他亞洲地區,連續放映長達20多年的紀錄片《山谷—以牙還牙》,以80年代中期的東京日雇工聚集地之一〝山谷〞為拍攝地點,鏡頭對準當地右翼幫派份子欺壓剝削貧窮工人、警察掩護黑道、醫院虐待生病的工人...。也因此兩位紀錄片導演先後遭遇黑道謀殺。

【台灣海筆子】在相隔4年之後,將於2012年1月12日(四)晚上7點,再次放映《山谷—以牙還牙》紀錄片,並邀請櫻井大造先生與台灣年輕世代的行動者江一豪先生、郭家穎先生進行對話,歡迎各位前來參與。

一、紀錄片導演:佐藤満夫、山岡強一

二、片長及出品年份:1小時50分,1985年,16釐米軟片,彩色,紀錄片

三、紀錄片概要:這一部影片的開頭,以山谷(註1)地區的遠景為背景,出現的字幕:

在1983年11月3日/下屬「日本國粹會金町一家」的「西戶組」/
揮舞著太陽旗發動武力攻擊以對抗「山谷爭議團」/這一場戰鬥持續超過一年

對日雇工人(註2)集結區「山谷」的勞工,右翼幫派份子「金町一家西戶組」,企圖在太陽旗之下支配、管理。當時狀況如此緊迫,所屬「支援山谷越冬鬥爭之會」的佐藤滿夫導演,於1984年 12月,帶著攝影機踏入山谷的核心,開始製作紀錄片。

佐藤滿夫導演只留下這一部紀錄片的片段。然而於1985年2月3日題為《串連山谷和全國的人民葬》的追思會之際,達成佐藤滿夫導演週年忌之前完成這一部影片的共識,成立了「《山谷》製作上映委員會」,決議繼續剪接留下來的片段。

因此,這一部紀錄片,某一方面而言,沿著春夏秋冬季節轉換,描寫出山谷在1985年當時的時空。春天;春鬥時與惡劣業主談判的工人們。梅雨季;工人們排隊提領失業補救金。夏天;山谷祭典活動時,工人們開心地玩割西瓜、觀賞戲劇、跳舞。冬天;對工人最嚴酷的季節,冬天許多工人失業,飢餓而凍死。過年時,必須排隊提領補助金,或排隊申請入駐「大井臨時收容所」,不然只好死在街道上。 但是,如果這一部影片只有真實地描述這些現實而已,那與一般紀錄片沒兩樣。於片尾觀眾會看到,突然出現印尼的學校教科書,特寫其中「Romusha(勞務者)」一字,正如出示關鍵詞。這個字代表,這一部影片不但拍攝山谷的日雇工人的現實,並提示了有關以「勞務者」所象徵的歷史脈絡。

其實在日本戰後一段時間,「勞務者」這個字,帶有著負面的印象(譬如描寫嫌犯樣貌時)指稱工人時而使用。為何會於此出現「勞務者」這個字?「勞務者」這個字的歷史脈絡由來是於戰爭時期,在戰場從事戰鬥者被稱為「戰務者」的同時,其背後從事產業勞動者則被稱為「勞務者」。當時日本國內多數工人已被徵兵送去第一線戰場,因此這個字事實上指稱─自中國、朝鮮被強制移送來的「中國人勞務者」、「朝鮮人勞務者」。

《山谷—以牙還牙》描寫四季風景中的山谷工人的生活之後,拍攝日本其他地區的日雇工人集結區的勞力市場:橫濱「壽町」、名古屋「笹島」、大阪「釜箇崎」、博多「築港」,最後走到九州「筑豐」地區。在「筑豐」地區,除了煤礦的風景、礦工的生活之外,並暗示過去在此勞動的「朝鮮人勞務者」之存在,讓觀眾察覺現代的山谷工人身影之背後,超越時空仍有「朝鮮人勞務者」的身影。

「筑豐」地區片段的最後,用小石塊豎立卻無刻名的「朝鮮人勞務者」墓碑,慢慢地轉移至「玄界灘(日韓之間的海峽)」的夕陽場景。事實上繼承佐藤滿夫導演遺志的山岡強一導演,當時指出「以山谷的現實為出發點,以山谷的現實為終點,此即為『堅固的循環』」,而一直懊惱「突破此循環的本質何在?」。不過,這個片段,「玄界灘」風景之後插入一瞬間的全黑暗畫面,然後又回到 1985年山谷春鬥的場景。山岡強一導演於完成剪接的前夕致友人之信中曾經寫道「拍攝貧窮的現實,才能讓觀眾預感未來。因為可能性只有在此貧窮當中」。

紀錄片《山谷—以牙還牙》,遵守上述「人民葬」時決議,於佐藤滿夫導演週年忌日,1985年12 月22日首映。

然而,1986年1月13日清晨,在東京新宿附近的街道上,繼承佐藤滿夫導演的山岡強一導演,也被「日本國粹會金町一家金龍組」成員槍殺。當影片上映之際,山岡強一導演說過「攝影機必須在民眾面前不斷地被解構」之託詞。佐藤滿夫導演被暗殺而留下影片的片斷,繼而山岡強一導演給影片的上映行動留下的是一則提問;「以山谷的現實為出發點,以山谷的現實為終點,突破此循環的本質何在?」。

附註:
(1) 山谷:位在東京著名的淺草寺附近地區,因農村勞動力轉移至城市而形成的勞力市場。此地目前仍聚集了失業遊民、街頭露宿的待工者及便宜旅社、臨時工賃居。
(2) 日雇工:當天雇用或以日計工的臨時工。「山谷爭議團」為組織這些日雇工的工會。
資料提供:「山谷」制作上映委員会
中文翻譯:宗田昌人

台灣海筆子部落格:http://taiwanhaibizi.pixnet.net/blog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