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23日

張經緯 從鏡頭看新移民 【晴報】

談香港紀錄片,大眾只知道張經緯。從08年處女作《歌舞昇平》、09年摘下金馬獎3大獎項的《音樂人生》、前年的反吸毒短片《墨綠嫣紅》,到新作《一個雙城》,仍是紀錄片。是命運的糾結。

本是樂團大提琴手的張經緯,尋覓半生,才對電影的興趣坦白。他英文名字King,卻不想當紀錄片之王,只想紀錄人生及社會種種。像今次的《一國雙城》希望大家反思中港身份問題,入選第35屆香港國際電影節「人道獎紀錄片競賽」,人到無求品自高的他,反而不以為然。

「我喜歡問問題,思考事件點解會發生?」難怪甫坐下已被張經緯追問對新片《一國雙城》的看法。

《一國雙城》由06年開始構思,張經緯借瑛雪爭取來港定居的過程,道出一個中港雙城的人間故事,拍攝手法平實,為家庭的定義作出審視。

不追熱潮
瑛雪因為內地遺子政策,年幼時未能隨家人移居香港,即使兒子在港讀書,她亦需要持雙程證穿梭兩地。「我不想過分賣憐憫,只想拍一個普通人的故事。好像《音樂人生》,我沒有把黃家正視為有錢仔,只當他是普通年輕人看待。同樣地,瑛雪亦可以是街上隨處可見的師奶,我對她的生活狀態感興趣,然後慢慢發掘她的故事。」

有社工問他,為何每齣作品都好像配合社會熱點,張經緯澄清從來沒有追趕熱潮。「不是要去追一個潮流,如果要配合『蝗蟲』、『雙非』這些詞語,其實是永遠追不到的,我反而看背後存在的問題,看看跟我有甚麼關連。」

在香港,拍紀錄片的導演不算多,張經緯是異數。由於有太多無法控制的因素,花幾年時間去跟進一個題材,絕不意外。「時間可以幫你去醞釀整件事,《音樂人生》的黃家正由11歲拍到17歲,在畫面上有明顯的分別。而在《一國雙城》拍攝期間,阿雪突然再懷孕,當時我全不知情,忽然完全無法跟她聯絡。一個女子想收埋自己生BB,我惟有等。

社會良心
「從結構性來看,《一國雙城》是一個『二段體』,前半段講阿雪在香港遇到的問題,後半段集中在內地的生活狀態。從《歌舞昇平》已有人問我是否社會良心,自己好像變成社會運動家,但我不是拍論政紀錄片,只想把片拍好,把故事講好,這個工序已夠我忙。」阿雪在去年4月成功取得身份證,但影片最終沒有提及,怕集中反映居港權事件,張經緯認為取得身份證亦不代表最後勝利。

如何尋找紀錄片題材?近期NBA小子林書豪大熱,他會是合適的拍攝對象?「我不會順應潮流,如果拍時事紀錄片可以找出他的個人背景,找他的身邊人做訪問,在短期內有觀賞價值。但在5年、10年後,可能又有另一個『林書豪』出現。」

【晴報 2012/02/22】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