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25日

紀錄片工會聲明稿

中國關律師,台灣抓記者,好的不學學壞的
限制新聞自由就是限制人民知道真相的權利,台灣民主不該開倒車!


724日反黑箱課綱行動中,警察除了粗暴逮捕進入教育部手裡無寸鐵的學生,連在現場採訪的記者也被抓回保安大隊偵訊,並且限制其發佈採訪到的即時新聞畫面,也禁止他們對外聯繫。

被逮捕的記者在保安大隊被不當留置超過二十小時,二十小時或許不算長,但警察這種侵害新聞自由的不當做法,在一個真正民主的國家連一分鐘都不應被容許,因為他們禁錮的不只是新聞從業人員的採訪權與人身自由,更是社會大眾知的權利!

 在新聞現場尤其是社會運動的抗爭場域,記者的採訪只要沒有侵害他人或其財產,就應該受到憲法對言論及新聞自由的保護,即便跟隨拍攝的對象真有違法的行為,警察都無權干預在現場執行採訪報導勤務的記者。這是所有新聞工作者應該得到的保障,警察無權阻饒、限制,更無須以保護記者安全為由訂定什麼執行集會遊行與媒體協調之工作守則。過去那些冒著身命危險前往戰地前線採訪的記者,從來沒有警察在現場協助、貼身保護,現在人民遊行集會的抗爭現場,更不需要。

新聞工作者與社會大眾需要的只是,警察回歸維護新聞及陳抗現場行動不影響他人安全的角色,你們沒有權利阻止新聞採訪,更沒有權利為記者決定什麼能拍攝、什麼不能報導,那是記者的專業,不是警察的。

紀錄片工會將全力聲援此次被逮捕及有可能被提告的三位記者,共同捍衛新聞自由,以及台灣的民主法治。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