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5月23日

中國策展人來台 紀工會籲合作單位應謹慎勿淪「青年營」翻版

[ 紀錄片工會聲明 2018/05/23 ]

中國策展人來台 紀工會籲合作單位應謹慎勿淪「青年營」翻版

鑒於2016年6月,發生由中國COART藝術現場主辦,中國國際女性影展、方圓音畫共同發起的「青年導演訓練營」(下簡稱青年營)爭議,涉及多位台灣紀錄片導演,包括多位本會會員。因主辦方溝通協調及課程規劃疏失,導致當次參與的導演和中國學員權益受損。紀錄片工會針對該名居中溝通窗口:中國國際女性影展策展人李丹,近期再度頻繁來台,與許多單位洽談合作,臺北市紀錄片從業人員職業工會提醒相關合作單位,應謹慎簽署合作契約,清楚明列合作細節與雙方的權利義務,勿讓立意良善的影像推廣或影展活動,淪為青年營事件翻版,成為下一個斲傷紀錄片工作者及未來影像工作者的現場。
以下轉載2016年6月20日由本會發出相關當事人與青年導演訓練營的事件始末和公開聲明,提供社會大眾及相關單位檢視。

臺北市紀錄片從業人員職業工會
2018/05/23





〔發佈時間:2016.06.20〕

本篇聲明原刊載處:
http://docunion.blogspot.tw/2016/06/coart.html?m=1

COART藝術現場發佈道歉聲明後,台灣紀錄片導演的正式回應:

編按:日前於中國大陸所發生的紀錄片培訓營活動爭議,參展的臺灣導演針對此事件擬了一份共同說明,透過紀錄片工會這個平台代為公告週知。本次參展的台灣導演半數以上都是工會會員,工會對於此事非常關注,並於第一時間表示支持,期待此次經驗可以作為臺灣導演日後受邀參展時的借鏡參考,讓交流活動能更順利圓滿地進行與推展。 

今年四月,策展人李丹(中国国际女性影展)來到台灣,透過台灣幾位導演朋友的介紹,拜訪了紀錄片工會以及一些影展單位,也拜訪了幾位紀錄片導演,邀請參加在雲南舉辦的一個環境影展,由於有彼此認識朋友的介紹,大家也贊成其策展理念,就不疑有他的答應了,李丹在臉書群組內跟幾位導演同時進行影片資料與交通方式的聯繫,在聯繫過程中,5月3日李丹突然提出要趁導演來大理的機會,做一次免費的紀錄片工作坊,由到現場的紀錄片導演講公開課,隨後學員實地創作,幾位導演紛紛回答這個構想難以實行,因為製作期太短,學員在製作和學習上,會來不及,由於停留時間短暫,導演無法輔導學員,僅能與當地拍片者交流而已,但答應公開課演講的邀請,李丹回答會將建議反饋到COART主辦的朋友,並請導演回報可以講的題目就好,導演們紛紛回報題目。 

5月16日李丹又在群組中突然問導演們,在大理的時候是否可以每天花一個小時跟工作坊的學員做個交流,至此已非每個導演都表示同意,但李丹並無一一確認,更未告知導演,原本所提的免費工作坊已經變成COART藝術現場舉辦的「青年導演訓練營」,並將導演影片、公開課與導師輔導都放入5月19日公佈的招生文宣中,而這培訓營的課程也並非免費,而是收費人民幣1980元。(招生文宣如附件一) 

六月八日至十二日,受邀參加COART藝術現場的紀錄片單元,共有13部影片放映,台灣可以到現場參加影展的五位紀錄片導演為柯金源、蔡崇隆、黃信堯、林家安、崔愫欣,由於導演可以停留大理的時間不一,一直到6/11晚上才有機會聚在一起,經過資訊交換後才發覺情況不太對勁,導演透過與學員的接觸才知道招生文宣的內容,都驚訝於交流工作坊竟變成了紀錄片培訓營,招生宣傳內容與實際邀請導演的內容不符,每天一小時的簡單交流竟變成導師專業指導,主辦方將學員丟給導師負責,有的導演待的時間長,在與學員交流後,付出大量時間心力回應學員需求,現場指導拍攝,有的導演雖停留時間只有兩天,也莫名所以被指派學員指導,情況混亂,至此大家感覺主辦方對於導演與學員都該有個交代與說明,因此緊急請策展人李丹聯繫COART主辦方的工作者見面談清楚,6月12日下午三點僅有李丹出席,與唯一還留在大理的黃信堯、崔愫欣兩位導演交涉,導演提出問題請主辦方說明,李丹則表示將會傳達給COART主辦方儘快解決。(當天會面交涉內容如附件二)

 由於6月13日下午即將舉行「青年導演訓練營」結業式,當天僅剩黃信堯導演還留在大理,只好要求COART主辦方於當天上午能進快進行當面溝通,但當天上午九點仍然只有李丹前來,其餘失約,黃導演擔心如果台灣導演一走,只剩下學員單方面與主辦方溝通,恐怕無法三方會談比對真相,只好延後原本行程參加結業式,終於與幾個主辦方的代表見到面,但現場代表飛比、蔣雲磊、李丹等人仍無法明確回答責任歸屬與解決方式,令在場導演與學員失望,台灣導演們因為行程機票早已訂好,無法繼續留在大理,COART主辦方不能在當事人還留在大理時及時溝通解決,如此混亂的危機處理方式,實為疏失,至此台灣導演要求與COART主持人宋婕直接網路對話溝通,不願再與李丹等人溝通。 

經過數天的交涉與溝通,COART主辦方終於提出情況說明與道歉聲明,在此我們肯定COART主辦方願意向導演道歉,也承認了錯誤,但在此我們仍有幾點需要再次說明與呼籲:


 一、COART主辦方與合作的幾方代表(中国国际女性影展、方圆音画)以紀錄片培訓教學、導演親自指導的名義招生,並且是收費課程,應該要對導演與學員抱持更加謹慎的負責態度,由於策展人與規劃課程者的不專業,導致學員期待的落差,仍應表示歉意,這不應簡化為個人理解與期待不同的問題,因為學員不論是由於對COART主辦活動或是對於導演名聲的信任,花費時間交通住宿成本來到大理,為的是一份學習紀錄片與關心環境的熱情,培育這樣的熱情甚至期待未來開花播種,應是主辦方原本舉辦此一活動的良善立意,如文宣中所說「旨在为青年纪录片导演和资深爱好者提供专业学习和实践的平台」,如能對學員也一併致歉,並提供對於影片後期製作播放的適當補助方案,方為正向的解決之道。

 二、基於可以向更多人推廣紀錄片的初衷,對於有心於紀錄片的學員與觀眾,我們抱持著開放與盡力協助的態度,因此即使到達大理後,發覺學員需要的不僅僅是一小時的交流,而且多數學習意願很強,所以我們也願意付出更多的時間接受諮詢,因為要在短時間內生產出一部紀錄短片,其工作強度與討論時間都非常壓縮,不論在田野、拍攝、技術上需要有專業者提供更多陪伴與指導,導演超出一小時的指導這部分的確不是主辦方強迫的,是導演自願的,但這卻是因主辦方在訓練營規劃不清所導致,如果將台灣導演的熱忱推論為對工作範圍的誤解,我們覺得相當荒謬,最後還是強調,培訓營的學員大多是熱心學習、來自各地的年輕人,這次能夠接觸認識也是一次難得的機緣,未來有機會我們願意為這些年輕人提供更多經驗的交流。 

三、關於公開課與導師指導的補貼費用,我們拒絕接受。當初並沒有與策展人在聯繫上更加謹慎詢問與事先確認費用,的確我們也是因為信任與人情而疏忽了,經由此次經驗,未來接受對岸的邀請我們會更加小心,我們針對此次講座與授課指導費用延後發放並過低,有提出合理的計算金額給主辦方,但抗議的重點不是為了這些費用,更非事後的補貼,而是爭取一個公平的對待,所以導演們在訓練營的公開課錄影,在此要求主辦方未經導演本人的同意授權不得使用。

 四、我們在此重申COART藝術現場的紀錄片單元立意甚佳,感謝主辦方的籌辦與邀請,也期許主辦方未來能持續在環保與藝術上持續努力,在辦此類活動時能更尊重參展導演、學員、志願者,給予合理的報酬與相對的權利義務,慎選專業策展人及合作夥伴,規劃任何課程都應事前取得講師的理解與接受,注重活動的每個環節,在放映設備、活動現場的瑕疵努力改進,發生重大爭議應指派權責相符的代表立即危機處理,對影像與藝術推廣才有正面與積極的意義。

 台灣紀錄片導演柯金源、蔡崇隆、黃信堯、林家安、崔愫欣 2016年6月18日


------------------------------

附件一         青年導演訓練營5/19招生文宣

青年導演訓練營5/28文宣

------------------------------

附件二    台灣導演向COART主辦方的呼籲

台灣導演們此次受邀參加COART的紀錄片影展單元,對於同時舉辦的青年導演訓練營有許多質疑與意見,一個立意良好的活動似乎在執行上出了很多問題,昨日一直尋求主辦方溝通卻沒有獲得正式回應,今日在此公開向主辦方提出三點呼籲:

ㄧ、這次的紀錄片訓練課程在規劃與設計上並不專業,難以達到培訓效果,對學員並不公平,招生宣傳內容與實際邀請導演的內容不符,是ㄧ份誇大不實的廣告,希望主辦方能給學員一個正式交代,說明與道歉,並彌補學員權益;二、台灣導演們的認知是來參加影展單元,事前並不清楚培訓課程是如何安排規劃,也不知道需要擔任導師這樣吃重的角色,我們收到的邀請只有一場公開課以及與學員每天一小時的簡單交流,有的導演甚至只有答應公開課的邀請,並未料到課程竟然是以我們的名字為號召,讓學員以為導演會親自陪伴指導,這讓台灣導演們覺得名聲被利用了,這也要請主辦方對我們有一個正式說明與道歉。三、台灣導演們在訓練營的公開課錄影,在此撤回主辦方的使用權,主辦方不可放上網路公佈,作為宣傳使用。

以上三點必須先請主辦方誠意回應,然後彼此才有辦法進行下一步的溝通,讓學員、導演與主辦方共同商議解決方案。主辦方願意籌辦此一類型的影片放映與培訓,值得肯定與鼓勵,但在放映設備、培訓工作坊的課程安排細節應該要再改進,這對紀錄片推廣才有正面與積極的意義。

2016612

------------------------------

附件三       COART艺术现场微博發佈 

【情况说明】

在这次展映部分的纪录片单元,我们增加了一个公益性质的附属项目——青年导演训练营1期《家园守护者》主题环保纪录片艺术家驻地工作坊。

项目初始于当COART艺术现场活动筹备中这个单元内容确定后,我们邀请了多位台湾、日本和国内导演在六月赴大理活动现场。这些人的身份既是优秀的影像工作者又是自然和环保志士,我们觉得如果有一些未来志在于此的青年们,能有此机会,得到这些拥有丰富创作经验,专业知识和国际眼界的导演们的传授和指导,对这些青年肯定是一个提升能力开阔眼界的好机会。

最终18位具有一定专业背景的学员们参加了这次培训营。十天时间里,给学员们组织了影片观摩,相关课程培训和环洱海当地采风。在COART艺术现场举办的五天时间里,参与聆听了8位导演/制片人的8场以环境和纪录影像为题的公开课讲座,五位导演对学员们的创作给与了指导。613日还举办了隆重的结业仪式和午宴专场。 设想虽然是完美的,然而,由于时间仓促,多方多头,过程中的信息缺失,沟通不利,误解疏忽等等,最终使这个培训班的效果差强人意。一方面是执行粗糙忽略细节,与一些学员的心理预期相差较大;一方面是与导演老师们沟通不足,信息不对称而造成理解上偏差;一方面管理疏忽,相关专业度不够而准备不足。而这几方面工作中的问题在过程中持续产生的问题和情绪一直没有得到很好的回应与对待,这些工作中的失误都将问题。

613日到今天,五天内我们一直在积极与台湾导演们和学员们沟通,了解各方的不满以及梳理各方表述及还原情况。本次事件的焦点在于:我们是否有利用这些导演之名,来招收学员参与以牟取学费盈利 在招生文宣上的介绍将8位应邀参加本届纪录片展映的到场导演们都放上去了。是崔愫欣,林家安,黄信尧,蔡崇隆,柯金源,镰仲瞳,奚志农和张赞波导演。这几位导演都是从事环境保护方面的纪录片拍摄的专业人士。这个专业领域在中国的关注群体非常小,群体中有意从事这个方向的青年可谓寥寥无几。如果这些大名真的可以号召众人的关注,那么我们这么做的确有一点希望感召激励青年加入环保影像之列的用意。

导师称呼工作坊的导演们,完全是出于对导演们的尊敬和资历的认可。对导师们也没有规定主题,超时指导以及对培训成果付有责任的要求。在67日的艺术家酒会上我们当众明确过-导师指导时间为每天1小时。

对于学员的情况方面我们确实准备不足。设想中学员们的基本面应该是——具备一定专业基础的21岁以上的成年人,有独立工作和学习能力的准专业人士。入营后的结组,也将有助于他们以小组团队得到相互支持。

本次《青年导演培训营》,学期64-13日共10天,费用1980元。培训营提供的内容包括,组织学员参加COART艺术现场的公开课部分,向学员们开放活动节目场地,欢迎大家以活动为背景进行纪录片选题和场景记录,安排导演们给学员指导解惑,提供技术人员和机房支持,前期专场影片观摩,环海采风等等这些内容,最终成片将会在COART合作视频网站的专区内进行展播。招募课表上的课程设置的所有项目都有提供给学员。

在这里向导演们致以我们的歉意。我们知道这次在沟通传达,程序管理和教学准备中都做得非常不到位。我们一定吸取这次的教训,并向这方面的专业机构学习经验,在下次做到整体的提升。感谢您们的谅解!

【道歉声明】

《青年导演培训营》项目组就项目在筹备与现场的工作中出现的问题,向以下各位导演们以及受到牵连的张赞波导演,周斌和先生致以歉意:

1、对项目中工作坊环节设置不清,使得参与导演没有充分了解工作范围和责任,从而导致了导演们的各种误解,意见和困扰。我们对于这方面工作上的疏忽,执行时没有及时发现并解决问题,在此向黄信尧导演,崔愫欣导演,林家安导演,柯金源导演,蔡崇隆导演和镰仲瞳导演致以道歉。

2、为了感谢各位导演所付出的辛劳,我们准备了公开课和工作坊指导的补贴预算。金额上远远不能称为酬劳,仅算是一点车马补贴,以表心意。由于工作疏漏,在前期没有充分沟通和传达,从而导致导演们不知道我们对此是有预算和支出准备的,对此给大家带来的困扰和疑虑以及不满,我们向大家道歉,并及时补发到账。

3、对于张赞波导演和周斌和先生被无辜牵连一事,由于没有及时了解情况,致使张导受到困扰,我们感到非常自责,也在此向二位致歉。

青年导演训练营项目组
2016617

------------------------------


关于Coart大理艺术节上出现参展导演和训练营学员被侵权一事的声明

張贊波 06.16 00:39

201668—12日于大理举行的Coart艺术节影像单元活动中发生了侵犯导演和工作坊学员权益的事件,我昨日才闻知,觉得较为震惊。鉴于我多少被卷入其中且很可能给他人造成误解,故特做此澄清与申明:

一,我受邀参加影展的基本情况:54日我收到该艺术节影像单元策展人李丹的信件,邀请我的片子参加并出席交流,鉴于我正在欧洲拍摄纪录片并不能确定6月份能否回国,所以我提出尽量争取回国参加(考虑6月底有美国电影节邀请我参加,我其时略有回国办签证参加之意),但若不能回国出席就只保证影片放映如何,李丹表示同意。我也表态说六月份给他最终答复,为此我也基本确定了我人不能出席的话如何寄送影片播放文件的方式。56日,李丹通过WhatsApp简短地问我说有个工作坊我能不能出席时讲40分钟的公共课,并同时告诉我其他导演都会讲一堂,但并没有告诉我关于工作坊的具体名字、性质与组织背景情况(他们发布招生简章也没有告诉我,且至今都没有提及工作坊的有关具体情况,后来我上网查到他们的招生简章,才知道该工作坊名为青年导演训练营第一期,向学员收取不含住宿1980元、含住宿2580元两个级别的费用),也没有跟我谈及讲课是否有无报酬。我当初对此略微觉得突兀和奇怪,但一是鉴于李丹是通过我的台湾朋友联络上我的,加之他之前是中国国际女性影展的策展人,我潜意识对其信任和客气,二我当时正在拍摄现场忙于拍摄,完全没有功夫用这种及时的社交工具来来回回询问他与他交流(我当时还很纳闷他为什么不跟我邮件沟通,我一直不习惯用及时社交工具,尤其这种影展放映活动我认为邮件联系才显正式,WhatsApp也是因欧洲剧组需要才临时装用,李丹是通过我的手机号码关联找到我的,我并没有告知他WhatsApp号),所以仓促之下我就随口答应了他。

61日李丹再次来信问我归国事宜,我回答说根据我目前的拍摄状况估计,应该在影展期间回不了国,我要求他将快递地址尽快给我,我马上安排人给他寄送影片播放文件硬盘。他提出我不能出席的话,能否推荐一个业内的朋友代我出席。于是我才想到我的好朋友、《天降》的制片人(也是《大路朝天》的艺术指导)周斌和先生,我觉得他可以代我出席并进行《天降》的映后交流,李丹先生也表示认可,于是我马上联系斌和,告知他代我参加映后交流之事。但因为此时李丹没有再提及工作坊公共课的事,我以为因为我不能出席,故这个环节自然取消,所以我也没有跟斌和提及。斌和只知道我拜托他去参加一场《天降》的映后交流,除此之外,没有别的活动安排。所以,当斌和直接和李丹联系后,李丹才提出在映后交流之外还要做一堂公开课,但斌和当即表示不行,因为他并非体制内的专业制片人,并不能给学员讲课。在这种情况下,李丹又找到我,问我影展期间能不能和工作坊的学员做个视频连线,我答要看我时间安排,如果有时间可以简单说两句也算和学员们打个招呼——因为当时我在希腊的拍摄正紧张,加之时差问题,我不可能腾出长时间来视频连线。我以为至此,与我有关的影展的筹备部分基本上搞定了。后来,斌和于611号到大理,发现该艺术节安排和组织工作各种混乱,去了后既没人接他,连住哪里都不知道。后来影片的播放也频出卡顿状况。而且,李丹后来又告诉我,原本商定与我的视频连线因为技术上"不太方便"“Coart方面也不太积极就算了。我当时也觉得正好省事。但压根儿想不到,影展和艺术节方面的这种随意、不负责任的办事风格给参展的导演和招募来的工作坊学员带来了麻烦和困扰。尤其有不少学员反应,当初他们就是看到招生简章里的导师名单里有我后才来报名的,但后来我却没去参加,而且其他安排似有仓促凑数之嫌,使他们顿时有上当之感。

二、鉴于此,我首先支持参展的台湾导演(本影展主要是台湾导演参加,还有一个日本导演,我好像是唯一一个大陆导演)正在进行的维权,他们也被同样的方式邀请去了大理,稀里糊涂就参加了一个收费的工作坊而没有任何报酬,这样的行为即使谈欺诈有点不当,但至少是一种漠视行内规则与不尊重导演权益的不诚信行为。最让人不能容忍的,是它给那些交费学员带来实际性的损害,他们交了钱,却没享受到应有的回报(因为参展导演没有讲课的心理准备和实际上的备课阶段,所以仓促中进行的讲课效果自然不如人意),尤其像斌和参加的这样的即兴映后交流,也被主办方视为讲座强行推介给学员,再次造成了学员的心理失望。为此,我完全理解学员们的失望和愤怒,支持学员们正当的维权,也觉得出事后主办方的各种推诿忽悠更不能容忍。

三,中国人办事情的唯利是图和种种不靠谱一向让我厌恶,熟知我的人都知道,我不但在自己创作的纪录片中尽力追问和探究真相,呼吁尊重个体的权益和合理规则;在生活中,我也算是个较真的人,一贯认为权益是争取来的,主张从看似不可能处争取应得的权益。为此我常常给某些人留下不通人情迂腐死板的印象,甚至得罪过不少人。但我历来不忌惮这些。我希望这次艺术节和影展的主办方能意识到自己的问题,以诚恳的态度来面对和处理导演以及学员们的维权,认真考虑和满足他们的合理诉求。这样才是亡羊补牢未为晚矣。另外,我也自省到自己在整个事件中的失责和疏忽:我不该碍于人情和想当然,没有过问清楚活动的细则就客观上允许了主办方随意发布了涉及我的信息,从而给学员们带来了影响;甚至我也没有主观上主动维护我自身的权益从而导致事实上我主动放弃了这部分应得的权益(放映费多少,讲课费有无这些事情在主办方没有提及时我一概没有追问和要求)。今后我一定不会再就此大意和疏忽,必须更加坚持原则、尊重程序与规则,这既是维护自身的权益,也是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向这个积弊难返的浆糊般的失序社会说不。

四、前面几点好像说的太严肃了,那最后跟学员们说两句貌似轻松点的话:纪录片的某种功能就是记录下身边正在发生的某些事件(社会的或个人境遇的),从看似寻常的境况和遭遇中提炼出一种普遍性的价值和意义。从这个角度上看,这次的维权事件即是一个非常好的纪录片题材。它充满着荒诞性,又昭示了这个社会普遍的某种行为风格和价值观念。所以我想问大家,在你们遭遇不公而维权时,有人想过同时用手中的各种设备(摄像机或手机)去记录下这个事件的面貌和走向吗?如果没有,我真是替你们感到遗憾(这种遗憾甚过我对你们的金钱损失的遗憾)。因为这是一个立志将来成为纪录片工作者的人应该具备的记录意识和挑战精神。主办方的招生简章上不是也写到吗?

如果你
是一个有导演梦的电影爱好者
如果你
正计划拍一部电影
如果你
get了导演基本技能
但还需要更多实践技巧的行业新人
如果你
想提升自己的创意能力
磨炼自己的拍摄技巧
如果你
认可纪录片是社会的改良剂
是使人反思、改变、进步的存在
请带好你的个人电脑!全画幅单反相机!麦克风!三脚架!加入我们!

是的,你们应该在这个时候当机立断地加入他们!如果说骗子都有这样的纪录意识你们竟然还比骗子迟钝,那真是替你们怎么惋惜都不为过。某种意义上说,这是你们被来训练营后,最好的一堂纪录片课。在真实生活中的切身历练和切肤感悟,超过我们这些所谓的导演或导师给你们煞有介事地讲的任何一堂理论和技巧课,或者煞费苦心布置给你们去做的任何一道作业题。这堂课的价值,可不是1980元就能买回的。好了,当你们为失去1980元而感到伤心的时候,你们已经亏了1980×23960元了。
此致最诚挚的,节哀顺变。

声明人:张赞波
2016615



沒有留言: